正文

  好同学的老婆常言道,朋友之妻不可戏。
  可是我呢?却接二连三地玩了我好朋友,好同学的老婆,不知道是为什么,是她们的先生无法满足她们的性需要,还是故意的引诱我,换换口味,新鲜的呢?
  更或者偷情别有一番滋味,要不她们还有其他的理由,我就不得而知了。
  话说,某年某月的某一天,我因为公务必须到旗山出差走一赵,须得留宿旗山两三天的光景,心想,如此的浪费旅社费用,不如买点礼物,到多年不曾碰面的老朋友家中盘桓几日,待公务事了,再行回程,这样不但可以省下旅费的开支,又可以和多年不见的朋友欢聚几日,把酒言欢,这样不是很好吗?那天下午,约莫四时卅分左右,便到了旗山,因为老友家中并未装有电话,只能按址寻找,所以一路寻来到达老友家中时已是傍晚时分,也正是晚餐的时问,俗话说,择日不如撞日,来得早不如来得巧,适时地砬上了旗山大拜拜,多年未见,老友是亲切热诚的招待,惟恐怠慢了我,在席间频频不断的劝酒,所幸,我不才,酒量比别人可以多喝两杯,唯一遗憾的是,老友的酒力并不好,几杯下肚,已浑然忘我,更遑论其他了,于是友妻在半扶半架的情形下,三人便回到家中,安顿好老友之后,友妻便对我道「该去洗澡了,我给你去放洗澡水。」
  望著友妻那刚健的身材,心想,老友真是好福气,居然娶了这么一位年轻漂亮的女孩当太太,人家的老婆我能怎么样,又能够怎么样呢?是不是?由于旗山是个乡下小地方,浴室的设备,并不是很完善的,既然借宿于此,就将就凑合著用它几天吧,可是问题就偏偏出在这里,因为我洗澡的时侯,喜欢引哼高歌,也许是我的歌声太美了,太有磁性了,竟把友妻引来对我全身窥视一番,嘿嘿,不巧,却被我一眼发觉,乃就对友妻说「要看就进来,乾脆一点,进来看比较清楚」
  言者无心,听者有意,谁知友妻,竟真的推开门走了进来,差点没把我给吓坏,只见她一进门,反手锁门,不言不语的脱去自己的衣裳,两眼直勾勾的望著我跨下的宝贝,她那种既兴奋,又紧张的表情,让我看的真想笑出来,她好似替自己丈夫洗澡似的,不做作,不扭怩,从头到脚为我梳洗的乾乾净净。她有著高耸的双乳,洁白而细嫩的皮肤,小腹平坦,臀部向后微微翘起。神秘的三角洲,是多毛紧密而又发亮,那若隐若现的生命之洞,看的我跨下的宝贝,不禁怦怦的跳动,一见友妻如此大胆的作风,我也不好再假装下去,一手拨弄著她的乳房,一手则游走全身上下各重要部分,最后还是来到神秘的泉源一穴,哈!穴里穴外,早就泛滥成灾,这股水可以淹死不少善良男子,经过双手的游走探索,我深深地感觉出她是多么的饥渴,多么需要一个健壮似我的男人给她满足,给她安慰?她一边扭动的充满热力的躯体,乳房拼命的磨擦著我的手臂,一边用手握住我跨下的宝贝──大鸡巴,她真是可人儿。不但全身上下配合著我的爱抚,扣弄,更不时送上香吻,以示激励,过不久,我的命根子,在她纤纤小手微微套弄下,已是越胀越大,越来越硬,她呢,则是面泛春桃,娇声连连口中不时哼、啊、哦、唔的低呤,身体越来越靠近,也愈贴愈紧,我几乎无法抗拒她那散发出来的熟力,我知道我该上了,便把她轻轻放仰在地上,张开双腿,用手扶著自己的大鸡巴,在她阴蒂的上下,来回不停搓揉著、磨著,磨得她有如乩童般的乱抖,臀部和小穴一直想啃掉我大鸡巴的样子,好浪,好骚,突然间,我出其不意地一挺腰,一送力,大鸡巴便进了三分之二,我充实了她的穴,充实了她那空虚已久的生命禁地,只听她狂叫。「好鸡巴,用力的插,好好的使劲,我里面好养,用力吧,大鸡巴哥哥。」

  「哦哼我好舒服快哦大力的干哦」
  这一声又一声的呼唤、浪叫,犹如爱的鼓励,我当然毫不保留的,开始拿出我的绝活,慢慢的抽送,采秘术鲸吞九吸之法,把鸡巴一点一点的移出,用丹田之力,使龟头猛吸子宫壁,不停地在洞里上下振动,然后吐气开声,扭腰旋转鸡巴整个齐根直顶穴心,此一绝活,干得她直叫美,直叫好,亲哥哥大鸡巴,好爱人,好汉子,什么字眼都出来了。
  「哼哼你比他强太多了你真行哼哼。」
  「大鸡巴哥哥哼干死小穴吧小穴好舒服哼。」
  「好小穴美吗?我会干死你!我会让你升天的。」我一下又一下重重的干,死命的插,由于鸡巴受到穴内淫水的润滑,使我的鸡巴感到特别的舒畅,也越插越有劲,我不住地叫著「浪穴痛快吗爽吗要不要再大力一点。」
  她以行动表示了她的反应和感受,双手狠狠地抱住了我的屁股,臀部不断往上挺,不停的蠕动,更惨的是,还用嘴吹著我肩膀、手臂,于是我把动作加快加重,并不断的亲吻她的嘴,她的乳房,以增加她的快感和刺激。「亲哥哥好哥哥快哦快哦我要泄了」
  「哼大鸡巴用力快哦我要爽死了哦哦」
  突然间,我背上感到一股凉意,浑身上下有一股说不出来的舒泰。
  「哦哦乐死我了啊好舒服好爽唔」
  我和她双双同时泄了身子,达到人生的高氵朝,之后,友妻见我满身大汗,便站了起来,给我献上了一个深深的长吻,才又为我梳洗一番,此时此刻,此情此景,真是无声胜有声,我们相互的评监著对方,欣赏对方,似乎都感到相当满意。
  友妻领著我走出浴室,到了她为我所准备的房间,开始第二回合的交战,由于体内酒精作祟的缘故,所以我的鸡巴便很快的勃起,一副雄纠纠气昂昂,傲然不可一世,友妻见我的鸡巴又再次且又很快的硬起来,脸上不禁流露出垂涎欲滴,想要好好保留这根大鸡巴,我的双手毫不客气的摸著她双乳,友妻也品□著我的大鸡巴,嘴巴不停的吸吮,舌头轻舔我的马眼,玩著我的蛋蛋,在她嘴巴的吸弄,夹攻之下,大鸡巴感到实在是舒畅,我实在忍不住的叫。「好嘴巴哦哦你真会吸好美哦。」
  她一听到我这为舒服而不觉的叫,更加卖弄她的嘴上功夫。「呼滋呼滋呼滋」过了几分钟,我一见友妻的阴户早已是湿淋淋的,有如潮水般的泛滥,两片阴唇一张一合,好似想把我这根鸡巴吃掉,在这种情形之下,我怎能放著我的鸡巴不用,让它闲著,于是我叫她转个身,背对著我,看著自己这根发红的大鸡巴,也让它好好的去直捣黄龙,让她的穴在我的面前投降,干、插,我一定要好好的弄死她,不由分说,大鸡巴直刺刺狠狠的插入她的阴户,双手并抓住她的乳房,我更叫友妻的屁股,前后移动,增加她阴户的磨擦,大鸡巴头的陵沟,因为友妻穴内的淫水太多,一进一出的顺便带了不少淫水出来,使得我和她的大腿上沾满了淫水,也因为如此,更增加了不少的情趣。「劈拍劈拍劈拍哼哼哼」

  混合一种交响乐,肉与肉的撞击声,鸡巴和穴的抽插声,更有淫荡的呻吟声,这种偷情的乐趣和心情,是我生平首次体验的,实在是非笔墨所能形容。
  「哼哼亲哥哥好鸡巴哼你真行哼哼。」「快干死小穴哼好爽好来哼」
  友妻这般大声的浪叫,我还真怕吵酲老朋友,怕友妻这一声声的浪叫,把我们多年的友谊因此结束,可是一见友妻如此的浪荡,好似她的小穴从来不曾喂饱,不管三七廿一,这会儿也顾不了那么多,为了让友妻能饱食一顿,我更加卖劲的干,拼死的狠命的干,就这样的抽插,约莫过了半小时,我也有点累了,提议友妻换个姿势来玩,我仰卧在床上,友妻在上面,我知道这种姿势最容易让女人到达高氵朝,容易让女人感到满足,我也可以顺便休息一下,友妻一只手握住湿淋的大鸡巴,一手则拨开她的阴唇,两个东西对准好了之后,两脚微张,屁股一坐,一下子就全都把我的鸡巴塞进了穴里,她发出了嘘的满足声,她坐在我身上很有节奏的上下左右旋转套弄著,过不久她把身仁略微前洹!该高用危
  的奶子嗯」
  「哦哦唔唔哦。」我可以感觉出她的舒畅,她,的快感、在下面我不仅可以看到她那近于发狂而又享受的表情,偶尔我的臀部也往上挺一下,迎合她的旋转,她的套弄,淫水流不停,汗水更是下不停。
  「哼哼嗯嗯哦哦」
  「大鸡巴用力的动用力的挺嗯嗯。」看著她眼睛半眯,一副好爽好舒服的表情,突然间友妻的身体整个趴下,紧紧的抱住我的身体,乳房急速的磨擦我的胸部,臀部轻转套弄的速度亦随之加快,我知道她快高氵朝了,到了乐死舒服的巅峰,我的大鸡巴也配合的快速抽送,双手用力紧抱住她的屁股。
  「哦哦哦快哦。」「啊啊我好爽啊我好舒服啊」
  友妻在泄了之后,可是我怎么办,我的大鸡巴还是硬梆梆的,更因为她阴精的剌激,大鸡巴有如一柱擎天的屹立,友妻一见「我的穴也够了,为了满足你,我用吸的好不好?」
  她拿出一条毛巾,把我的鸡巴,阴毛,蛋蛋整个擦拭乾净,低下头凑上嘴,再度的展开她的舌功。「哦你的小嘴真行对就是这样多舔几下好快速度再快一点好妹妹快」一阵凉意刺激了我的后脑,一股舒服爽的感觉,立刻侵袭了全身,我用力的按住她的头,鸡巴快速的往上送。
  一股股又浓又多的阳精,毫不保留的全部射入她的嘴巴里,她更是绝透了,不但把我的精液全都吃了下去,更用舌头舔乾净大鸡巴上所有的淫水,看她如此细心的侍候我,我报以一个长吻,因为我们干的时间太久了,足足用了近三小时,所以在草草收拾完毕之后,便倒头大睡。
  隔日醒来,我发现我的房间,我的衣物,己被整理的乾乾净净一尘不染,此时,友妻推开门走了进来,我便询问道「你先生呢?」
  「他早上七点卅分,就得出门去上班,下午差不多六、七点才回来。」「那昨天怎么会那么早在家?」「昨天是因为拜拜,他请了三小时的假,所以才会在家。」

  「我去给你弄个早点,想吃什么?」「随便弄一点,我什么都吃。」说完友妻便又出去,买了三个肉包子,两个荷包蛋一杯牛奶,于是我们一边吃,一面聊。
  「说真的,你的鸡巴真不错,嫁给他这么久,从来就没有满足过。」「难道我的朋友是性无能,不能人道,或者没有正常时间的交媾。」
  「谁知道他怎么同事,每次二三下就下来了,他这样是存心戏弄我。」「他有没有去检查检查,是不是有问题?」管他的,过两天再说吧,什么时候离开旗山,能不能多待几天?
  就这几天,办完公事一定要回去报到,有机会我会常来。那么我这两天是不是可以和你多亲近,让你的鸡巴给我过瘾几天?「好,只要方便,什么时候都可以。」
  说著,说著,友妻慢慢地靠近我,送上了她的吻,是激情而又狂热的,是饥渴而又无奈,一阵阵的肉香,一次又一次的挑逗,友妻似乎是等不及了,掀开棉被,用手做成穴洞状,一上一下的套弄,一会儿蛋蛋、一会儿鸡巴,经她这么一弄一搞,我的兴趣也来了,伸手去摸她的乳房和阴户,谁知里面竟然是空的,没穿也没戴,看来他是为有所为而为之,早就计划准备等待著了,哈,这个厉害,这个娘们真浪真荡,我也不再客气,人家早等著我上,何必再假腥腥,是不是?
  更何况昨晚己入过她的穴,一把扯掉他的衣服,只见她的穴,她的奶子,早已湿透了,早已呈红晕了,可是我的习惯还是要先扣弄,在全身游走一番,我的鸡巴有如汽球般的灌气,越胀越大,直到饱和,她的穴里淫水是愈来愈多,该是时候了,于是便将友妻抱到书桌上,大鸡巴对著穴口,一声噗滋轻轻松松的进去了,抬起她的双脚,以便我的抽插,由于我是站立的,所以抽送的力量特别的大,一下一下狠狠插入。「哼哼啊好鸡巴你插的小穴好舒服哦。」
  「哦用力的入我干死我插的我真舒服。」「好骚穴,告诉我你很爽,你很舒服。」「好哥哥大鸡巴插的我好舒服大鸡巴哥哥你干得我美死了哼我美死了」「爽的话就大声的叫,舒服的话就快点动,我会插死你、干翻你!」「啊啊大鸡巴对用力的干插死小穴啊。」「大鸡巴哥哥大力的干哦我快升天了哦。」「小浪穴大声叫用力动用力的夹」
  友妻的浪叫,更助长了我的淫兴,不仅让大鸡巴次次到底,力量比平时更多用了一倍有余,威猛有加,搞得友妻两只手死命抱住我的头,双脚更是用力整个勾住我的腰和臀部。
  「好哥哥啊用力快大□巴快用力哦」「小浪穴快动啊用力的挺快动」
  「啊啊好美好舒服啊我乐死了。」
  友妻的阴精一股一股直刺激著我的大鸡巴,弄得我爽爽的。「好骚穴我要泄了,啊!」
  「好哥哥好鸡巴我从没有这么舒服这么爽过,你的功夫真好。」「那客气,为了让你满足,我也是使出浑身解数,你的穴真好。」
  时间过的真快,我就这样一边处理公务,一面又和朋友之妻偷情的情况下,不知不觉中公假已满,不得不离开旗山,那晚,老朋友还千嘱万咐的要我有空一定再来旗山走走玩玩,友妻更是依依不舍,只是差点没跟我私奔,我想我是会再来,再来喂饱老朋友你的妻子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