李莉的妇科检查

  我叫姜长寿,今年二十八岁。去年在政府医院实习完毕后,就在这里开一间小小的医务所,只聘有一位助手护士。平时生意都不错的,忙得不可开交。
  有一天,当我看完最后一名病人,正在休息时,就有一位少女进来挂号看病,说是肚子痛。我看了看病历表,这女子名叫李莉,十八岁。我看了一下,发觉她的身材不错,大概一米六七。该凹的地方就凹,该凸的地方就凸,不肥不瘦,刚好。正所谓十八无丑妇。她的皮肤白里透红,滑不溜丢的,可爱极了。
  由于她是肚子痛,我探过热和血压后,就吩咐她到检查台躺下。然后,助手护士就把她的上衣掀开,好让我检查。我循列先按她的胃部,肝,肠等。我故意慢慢的按,来享受她那像豆腐般嫩滑的肌肤。最后,当我按到子宫的位置时,她就「哎呀」喊痛了。我「唔」一声,就说,看来是妇科病了。于是我就问她有没有月经和数量多寡,她就说两个月没来了。我想难道怀孕了?于是我就对她说:
  「李小姐,这里痛呢,事情可大可小,因为是子宫的位置来的,是要作子宫检查的。」
  她听之后呆了一下,脸红了起来。助手护士让她起身,到更衣室把裤子和内裤脱掉。我就坐着,等她。从更衣室出来的李莉在助手护士的陪同下来到我的面前,她低着头,红着脸,双手抓着上衣的边缘,拚命往下撑,以遮住赤裸的下身。我便吩咐她放松一点。在她平躺到检查台上之后,我就叫她把双腿撑起向外张,脚板平放在台面上。她的腿白修长,竟然一点疤痕也没有。喔!看着看着,我竟有点兴奋了。终于,我看见了她的阴部,紧闭的阴道。

  看来还是处子哪!于是,我便小心翼翼的用手撑开她的阴道口,然后开电筒往内照。哦,原来是处女膜太厚,挡住了经血,经血内流回子宫,所以才会痛。其实哪,只要用手术刀在处女膜上划几划就搞定了,可是我不舍得。于是,我想了一个人财两得的方法,我就告诉她说:
  「你这病不很严重,不过手尾长些罢了,要来覆诊的。两天后,再来吧!」
  说完就开了些止痛药给她。于是,我便开始计划了。我想到李莉,小家伙就有些硬了,看来,得好好想办法了。于是,在李莉来覆诊的前一天,我对护士说:
  「明天放你一天假。」
  护士可乐死了,因为她半年来没有放过假。过后,她问我:「医生,你一个人行不行啊?」我就说:「明天是星期二,病人人数会较少,你放一佰个心吧。」明天就是星期二了,真叫人兴奋哩。
  当晚,我怎么睡也睡不觉,最后,做着美梦,躺上床呼呼大睡。
  早上,我一如往常的,吃我最爱的黍米片加巧克力奶,却另外加了两粒鸡蛋。致以效果如何,等下才知道。我心里面想什么,恐怕只有我知道了!哈哈。我春风满面地,来到了医疗所开门,坐诊。那里知道,才上午十时许,就下了一场倾盆大雨,这雨一直下到下午两点多才稍微小了些。
  唉!看来,无望了。真的给我说中了,一个病人也没有。真无聊,还是上网吧!由以心有所牵挂,所以觉得时间过得很慢。看看钟,四点半啦,正想着今晚煮什么菜的时候,忽然一人冒着雨,冲了进来。细看之下,原来就是我所等待的人——李莉。我立刻精神佰倍,连忙装做很忙的样子,还让李莉敲两次门,才请她进来。

  打了招呼后,她就坐我台前的一张椅子,我问:“你的情形如何了?”
  她说药效过了就痛了。我说:“那要深入检查看看了,可能会痛了一点。我还是给你吃止痛药罢。”
  其实,这哪里是止痛药。脱掉下身衣物后,她平躺到检查台上,我就装模作样地检查一番。
  等到她晕了过去后,我终于迫不及待的以最快的速度脱掉衣物,扑到她的身上,然后才把她的上衣和奶罩脱掉。啊!少女的体香,我先吻她的香唇,左手向她的乳房进攻,又软又弹手,右手摸遍她周身。然后往下吻,吻呀吻,咬一下乳头,吻呀吻,吻过了肚脐眼,吻呀吻的,终於到了最后的圣地。
  经过我的刺激之下,李莉紧闭的阴道开始有少许的润泽,看来是时候了,我把她的大腿尽量分开,然后拿枕头放到她屁股下,以便深入。然后,我就以双手撑起上身,用右手把硬挺的老弟扶正对准了进口,慢慢的,慢慢的往下沉。啊!老弟的头触到了阴户,哎!找不到入口哩!迫的用扶老弟的手来撑开阴唇,啊!有了。
  因为窄了点,老弟只得慢慢一点一点的进,然后出一点再进一点。搞得我满头大汗。终於突破了她的处女膜。这时我已经欲火攻心,顾不得窄,强行冲入。
  这时李莉,发出唔唔声了。看样子她快转醒了,我被吓了一跳,千子万孙破关而出。哎!啦。
  没办法,我只得把老弟从她温润的阴道抽出。看看她的阴户,又红又的,阴道口还流出她的血我的精呢!然后我到药剂间,倒了些哥罗芳在手帕里,掩住李莉的鼻子,她原本快醒的了,但闻了哥罗芳后,又再次晕了过去。我呼了一口气,好险啊!

  经过这一番的运动,我没有再进入她的打算,于是就拿了灌水器装了生理盐水,为李莉仔细的清洗阴道。我用灌水器的尖端部份塞了进李莉阴道,然后按压,生理盐水就慢慢的输入进她的阴道,子宫颈等。
  我看差不多了,就拔出灌水器,阴道里满了水当然会流出来啦。我赶快把吸水喉挨着她的洞洞,以吸掉快流出的水,然后慢慢进入洞门,当然我这时候是非常小心翼翼的,不然会弄伤她的肉壁的。吸了些水,我又再灌。
  这样重复四次后,我看看原本流出的浊水由深红色变浅,变为透明。我就把她屁股下的枕头移至腰部,使李莉的下部朝下,好让剩下的全部水流出。
  好了,终於大工告成。擦了些消炎药,把她的衣服穿上,就倒阿摩尼亚在手帕里,把她弄醒。
  李莉慢慢苏醒了,她问为什么会晕了过去,我就说你可能太累了,所以睡了。她不好意思的低下了头。
  我说:“我发觉你的经血集在子宫颈里,如果不把它清除的话,恐怕会演变成瘤症,所以我把它清理了。”
  李莉呆了一下,就说:“那我……我的……”
  我就安慰她说:“现在是什么时代了?没有人会在乎的。况且你是为了身体设想才迫不得以的。如果你的男朋友有所怀疑,我给你作证,好吗?我现在开消炎药和止痛药给你,如果有不适的话,可以二十四小时打电话给我,我立刻来看你。”
  说完,就露出真诚的微笑。李莉听了才抒怀,开心的道谢,起身穿上内裤和裤子,付钱拿了药就回家去了。哈哈!搞定了!

声明: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,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,未作人工编辑处理,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。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,欢迎发送邮件至:outwebsit@hotmail.com 进行举报,并提供相关证据,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,一经查实,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。